2011年3月21日 星期一

SXSW TAIWAN INDIE'S NIGHT

喔耶! 我從囂張城市Austin回來了
因為太囂張了 所以我這邊就不介紹了
直接切入主題

話說我正在Houston進入煎熬模式時
突然在Plurk上發現一個消息

Taiwan 也就是這個台灣
Indie 也就是這個印地
Bands 也就是這個樂團們
Are 也就是這個是
Coming .............

反正就是不熟朋友的派對 旺福 阿飛西雅 滅火器 踢肌背 ㄟ口
六個團要組一團來SXSW@Austin表演
觀光局新聞局甚麼的有贊助
大概想說一個晚上從八點到凌晨兩點
跳死妳們這些小兔崽子
是個屠殺愛音樂好青年的活動
呼應大學生應該好好念書的校長言論

因為是個週五晚 所以雖然是個車程3.5小時的Austin
還是很囂張的讓我沒辦法開我大姊的車去
有鑒於租車太貴 油價上漲
我本來還上ptt想 揪 團
       Carpool
結果講一講突然有人發現票價的問題
這... SXSW是可以聽到很爽的活動沒錯
可是很多臺灣鄉親只是去挺台灣團的啊
基於服務同胞的精神 我就寫信去問SXSW和表演場地Lamberts的經理

過程就不詳說了 只能透露Dan Flemming真是個好傢伙
聊到後來他竟然說要讓我報他名字進去
事後想寫封信感謝他之前他就先來信問候我了
各位Austin朋友請多去Lamberts!!

好了 最後我的計劃是
坐greyhound過去 用公車行動
晚上住高中同學James家
第二天再晃一晃搭Greyhound回家
接下來的意外我就平鋪直述過去
大家不要太在意

在Greyhound上
我被前面一直聽音樂搖頭晃腦的女生
後面一直大聲聊天咳嗽風會傳到我這的大嬸
還有右邊感覺有幾天沒洗澡的大鬍子年輕人(相信我 他算是我很激賞的乘客)
夾在窗戶邊一路晃到Austin 接近的時候風大到好像要翻車
到了之後James跟他名字像大俠的室友就開車來接我了
並且把我放在UTAustin附近 讓我逛逛後去排隊

到了Lamberts門口 已經有些人在排隊 只有我是一個人的
我晚到了點 時間稍過了7:00
人比我預期的少 有點開心卻又有點失望
四處張望一下
結果看到旺福(Jr.?)蹲在路邊

心情頓時大好XDDDD
這時候有個女生跑過來用英文問了一下這是不是在排..
我用英文回了對這是...
然後我們就發現對方都是台灣人了XD
這是新朋友CC

秉持著耀揚姐的指示

我ㄧ上去就找舞台往前走
孰料排在前面的人似乎都很寧靜祥和地找了位子坐下....

所以我也問了排在前頭的兩個小朋友 share了座位
他們是新朋友Kenny跟....Barbie XDDDD
雖然不是這樣不過暫且就讓我這樣稱呼吧XDD

隨著開演時間越來越近 人也越來越多
漸漸多到看不見舞台
慢慢漲到看不見舞台上的人

不過今夜很漫長 不需要那麼猴急
讓我們來介紹ㄧ下今晚的觀眾類型
像我一樣愛聽音樂來的當然就不用講
好像還有些因為愛台灣來的老華僑
以及業務出席的長官
有些外國朋友也在場 當時我其實比較擔心的是
要是他們被台灣朋友嚇跑了那這活動不就等於是勞軍了....
還好這擔心是多餘的
因為還有來泡妞的外國朋友呢!XD


okay
第一個團 不熟朋友的派對/不熟的朋友派對/不熟的朋友的派對
這個團是電音系的 之前只聽過名字沒有追去聽過表演
三臺Apple在上面乍看之下是代言團
不過我記得他們應該是四個人啊....
總之我看著看著有種熟悉感
(事後)查了才確定
有去的男團員是柯小藍
高中同班過一年的吉他社
後來還在挪威的森林遇過一次
不過我在遠處大叫他綽號是沒有反應
可能打死不想承認
他們這次來表演場次似乎頗多
看來是要擴大版圖了


第二個團 旺福(Jr.)
我在廁所前遇見小民時脫口而出的竟然是小馬(掩面)
但是他們的表演極其優秀 果然白爛是全球共通的語言
長髮PA大哥跟旁邊一位像場地工作人員的大叔笑得花枝亂顫
小民炒氣氛超強 推機bass還是超強
肚皮還是一樣在後面我看不到 這次的新發現應該是
瑪糜好可愛 當然還差宜寧一截啦~
在廁所前面(所有人逃走的必經之路)
揮手道別的樣子看起來超開心 上次這種道別大概是小草地碰到的棉花糖
也是啦 他們的表演應該是全晚六團中最能讓所有人同時笑的


第三個團 阿飛西雅
不行 我知道宜寧會嫌棄我
不過我不能不愛這個團的表演
之前也提過這邊音量通常都比台灣高個15%左右
所以阿飛西雅的音樂幾乎不是用耳朵聽
是用整個身體聽的

看到臺灣人紛紛掩著耳朵往後退
外國人越來越開心地往前走
我不知道該不該說阿飛西雅是今晚最具國際交流性的
因為後面的外國人這時順利搭訕到幾個台灣女生了XDDDDDD

反觀我跟阿飛西雅搭話想買CD
結果他們沒帶來賣...


第四團 滅火器
一樣很有自我意識
在台上高喊臺灣的獨立主張
不知道下面的官員有沒有嚇到醒過來
這時候臺灣人開始回流了
搭訕到臺灣女生的外國人不知道怎麼卡到我前面的位
然後就擋到我了.

不過中間並沒有什麼話 跟阿飛西雅差不多
只是大正還是會講英文的XDDD


第五團 TizzyBac
他們第二次來SXSW了 不過說真的這時我也有點累了
尤其阿飛西雅跟滅火器連兩團我都在前面轟炸自己
已經不再年少輕狂啦~
但是從後面可以感覺得出來Tizzybac也是很國際性的團
只是這時已經過12:00 很多人已經先離開休息了
剩下的應該都是真的愛音樂好青年
也就是政府想撲殺的對象
後面還有些外國人在自得其樂地舞動著
有些倚在吧台旁默默點著頭
我以後老了大概也是這樣吧...
這麼說來 Tizzybac和Echo中間MC都不講英文了....XD
應該就在此時玩太兇的外國人把臺灣女生新娘抱起來
結果女生踢到旁邊的人 他們就被兇了...(茶)


最後一團 ECHO
型男正妹老牌團
這時候留下來的大概都是臺灣人了
可以感受到大家的死忠
不管本來有沒有聽過ECHO
在這裡精神都被整合成一塊了
所以結束後大家跟樂手幾乎是聊成一片
要照相的照相要買片的買片
要簽名的簽名...

然後這時候我就突然變得毫無物欲了....
有聽到音樂就好

你們看這論調多自以為是啊...
要是我狠一點應該從每個表演者的簽名都蒐集到了....
這表演場地實在太親暱啦

結果在CC大恩大德之下 我跟Kenny和Mike(正名)借她家客廳窩了一晚
說是一晚其實看完犀利人妻也五點多了....

剩下的Austin就另外再寫一篇吧
這次真的要多謝蘇菲(不是加拿大的 可是也在美洲西岸)
順便宣傳一下IODA
我也不知道宣傳什麼 但是這次他們也是主協辦單位之一啦...

2011年3月17日 星期四

霉體自由!!

http://matome.naver.jp/odai/2124850077225047681?&page=1
我先說好 我完全不專業
不知道媒體的訓練 倫理 責任和權力

一切都是從資訊商品化開始的重新思索

如果資訊變成商品
那記者是不是變成廉價勞工?或是剝削資訊來源?
現在的媒體是不是用過度低價的價格在出賣資訊?

而消費者是否有選擇資訊的權力與能力 有沒有攝取資訊的需要呢?


就跟醫療一樣 現在資訊提供已經被視做理所當然了
但是有人去要求我們要廉價又高品質的資訊嗎?
沒有 當然高品質資訊很難介定

有個學長講到媒體在意識型態操作下
會歸避一些觀眾選擇性高的訊息
從而報導一些人人會看的東西

我是把資訊比做食物
依文化跟社會有不同偏好
媒體常常說那是觀眾知的權利
就好比餐廳說大家等著要吃飯啊 然後逼農民交出作物
但其實並不是很洽當

雖然是資訊爆炸時代 但我們並不是非接受他們提供的所有資訊才能活命
而且他們端出來的時候是像
不爽不要吃
的態度
也就是他們既不是為了資訊傳遞 也不是為了知的權利
純粹就是硬是製造需求而已

我就不客氣地說了 跟蘋果的策略是一樣的
但是蘋果好歹人家也承認他品質好
蘋果日報有養出一批信徒嗎?

現在嘩眾媒體做的像是端一盤滿滿的調味醬出來
裡面的食材不重要 他們不需要在意世界上有沒有值得報導的訊息
觀眾也不用知道 知道他們就麻煩了

目前為止也還不需要討論什麼是高品質訊息


我們要開始討論之前請先想想資訊與食物間的關聯

當一些食物好像不錯吃 方便取得廣告搶眼
你可以吃別的 但是你也懶得去弄別的 所以將就地吃了
治不了病也要不了命
我們暫且把它叫做垃圾食物
這樣就比較容易去想什麼叫垃圾資訊了

當然這除了與社會文化歷史 也跟個人有關
某些資訊你過活的時候永遠不需要的
可是你可能還是撿起一份報紙呼嚕嚕地吞了下去

媒體是有自由 可是自由是會讓人忘了核心的
這不單是觀眾放棄挑嘴的權利
媒體也失去了可以料理資訊的依據

即使想要成長 也只長成堆爛泥攤在地上

2011年3月16日 星期三

Skate Surf Snowboard.

這個blog從S開頭有一部分原因就是這個surf
可是這幾天實在太沉重了沒有心情打這幾個接觸過運動的比較

基本上surfing跟snowboard都是要跟大自然做朋友的運動
skateboard是要跟地板親熱的運動

一般來說在雪上和水上比較有本錢衝得快一點 摔得大一點
但是滑板大部分都是跟硬地衝撞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玩滑板的人技巧失敗都比較暴燥


這樣大概也暴燥不起來就是了

必須要說明的是雖說都是前後站
但是哪隻腳在前並不是一個人可以通用在這三項運動的
而除了surfboard外另外兩種板都有前後不分的中性板子
在成為高手的路上可以多加嘗試自己的可能性

我玩過的感覺
疼痛程度 skateboard>snowboard>surfboard
但是實際上的風險不一定是這樣 車子山崖跟礁石
真的要命的情況三種運動都會碰到 看閣下喜歡死在哪裡罷了XD

嗯 那先從skateboard開始講吧 我覺得是門檻比較低的
平常就可以玩 如果路況夠好的話
真的要講的話花費也是三項運動中最實惠的
因為板鞋平常也可以穿(重點) 板子是最輕的XD
但是你要用自己的腳去加速 所以腳一定會酸 對膝蓋也不好
地板是硬的 就算不失敗可能也很傷
也要克服這種感覺之後才敢真的加速和下斜坡

再來 snowboard
我才剛接觸這運動 不過比較起來是比較高速的
摔在雪上 尤其是斜坡 緩衝起來是比較不痛 甚至可以說有趣
了解原理之後要克服的大概是重心往下會減速這件事
基本上不難 去除掉裝備等等所費不貲之外 應該是蠻能享受樂趣的
問題就是沒有斜度和雪的話很累 結冰也很困擾 也有傷膝蓋的問題
雖然雪衣雪褲等也是可以穿出去 但是真的頗熱的
而且一看就是要去滑雪的


最後 surfing
我還是要把他排在最喜歡的位置
摔在海中比摔在雪裡負擔還要小 接觸水面也比雪面跟地面要溫和多了
新手衝不起來在海裡漂浮也是很快樂的事
不過畢竟在海中 要是割傷的話包準痛死你
礁石不說 有時候浪板都會割到你
日曬 海水之外 衝浪最累的應該是肩膀
因為要乘上浪頭需要夠快的速度
至於限制 大概是要有浪 否則冬天都有人穿著防寒衣衝
有時候水面下溫度反而暖些
至於花費 衝浪板的入門花費可能比滑雪板還高一階
不過加上雪衣什麼的大概總花費就差不多了

這三項運動的共通點...大概是平衡感吧
尤其是腳跟腳尖這段距離間的移動
就板子面積講 衝浪板最難調整 長板甚至要在板上走動
雪板因為有binding 所以比較不擔心脫腳 可是卻別有一番難處
skateboard大概是入門後最能夠輕易嚐試技巧的

不過我最愛的還是surfing 不只是運動本身 還有文化跟態度XD

2011年3月13日 星期日

大地震

九二一也已經過了十年多
早就有人講說十年一次大震是太平洋板塊西緣的常態
也有人提出人工大壩造成板塊受力不均甚麼的

那都無所謂了
地都震了 人都死了

有人講著要醉死以免逃難之狼狽
我不是靠形像吃飯的我不懂
不過有酒的話還是留給想活著的人喝吧

想想都無所謂了
有人要被資訊折磨至死
有人想要在資訊不完整下維持理性
也有人選擇自己的價值觀揚此棄彼
其實遠遠地看起來都一樣是末日的景色

不對
也許災難根本不影響細微的行為表現
就算意識到了 每個人還是照著自己平時的反應進行著
可能平時就急躁的人就是會急躁
可能平時很理性的人就是會維持理性
沒有甚麼宣導要冷靜的空間吧

所以我根本就很正常 很一般
我所期望著的不凡也很正常 很一般

不會因為突然有甚麼災變
壞人角色就變成英雄的

那都是劇
人生並不如戲
我們只是希望人生像戲 所以選擇性地寫了那些戲

人死不會復生 破壞不能修補
我家的狗不會活過來
衰弱的腦細胞也持續死亡


少說點風涼話 老實點面對自己
不然連一步都跨不出去

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鑰石濺雪 - 枝頭雛鳥心向天頭朝地 雪場粗人腳先踩心再動

累積了兩日的肌肉疲勞
加上不熟悉雪地的壓力
還有身邊高山症患者的慘況
連夜淺眠多夢
但是闔上眼後腦海中不斷複習著重心移動的方法和施力方式
第三天抱著身心不均的狀態上場了!

由於天氣大好
我試著把GX200帶出門

這就是那天的驚人好天氣

但也因為這樣的太陽
我在平地的新手區汗如雨下
外套太保暖了 但是破掉的手套還是一直在脫開的線頭上結冰
這就是晴天雪地的矛盾

Jeffrey送我們到這一側後自己上山去了
而我們在理論上應該很少人的週一早上也開心地玩了一陣子
捏到一些訣竅的我開始想要多試一些有的沒的
然後偶爾就是會變成這樣


平地摔起來要比斜坡痛多了
因為速度不夠 如果前進路線上有其他人劃出來的雪堆就需要很小心維持平衡
試了幾次linkingturns 也練習了一下上下lift
等到香菇也有辦法脫離lift運轉區後
稍事休息

然後毫不留情地坐Peru Express(lift)上到A-51 Terrain Park的上方

值得一提的是這Lift可以在途中看到其中一部分
視野非常不錯 中途Lift還停在半空中 相當貼心(誤) 只不過那時候我們看不到公園...

A-51 Terrain Park
簡單地說就是特技公園
雪道上堆了許多跳臺等讓高手們恣意飛翔

當然也有飛不起來的
我就不提了

上到頂端拍了些紀念照後
我們很識趣地要走初學者路線下去了

香菇試著獨力完成剩下的Schoolmarm 而我跟Lily走另外一條線到一個上山頂的Lift
從最頂端再走一次Schoolmarm
想說這樣下來可能還碰得到香菇

再者
Schoolmarm上面有不少地方有好看的風景
趁著天氣好走最後一輪照個相也不錯


在山頭上Lily便放話說山腳下見
一副要把我遠遠拋在腦後的樣子

但這張已經不是在山頭了 是她仆了一回之後又被我趕上第n次時照的

結果我們下來後 一路到練習區都沒看到香菇

video

想說慢慢等 Lily累了在旁邊休息 我則繼續玩一下新手區的坡
結果無力的肌肉配上好高騖遠的心造成的就是
又跌翻了好幾圈

然而本日我展現出的才能則是
明明失去平衡往前翻了一圈卻能夠踩穩在坡道上持續往前滑
成功率大概有6成 4成則是死在地上難以翻身


後來找到香菇才知道
我們應該在半路就超前她了
不知道是被埋在雪堆裡還是怎樣的我們沒發現她

等到Jeffrey下來時我們也累得很
在黑線下面看高手們的英姿
換下裝備後覺得整個下半身輕得像肉不見了
卻酸得讓人無法忽略肌肉的存在

還掉裝備後才有一種寂寞感
就像衝浪時總捨不得離開板子

說到衝浪 也許我以前玩滑板跟衝浪對滑雪有點幫助吧
但是奇妙的是
當我用滑板和衝浪習慣的Regular style(右腳在後)
去滑滑雪板卻不如Goofy style(左腳在後)順...順腳
但這三者說穿了到最後都是左右互搏的

下次去衝浪來試試Goofy吧

2011年3月11日 星期五

20110306 鑰石濺雪 - 青年登頂觀光猶腿痠 小兒昨日初學走藍線

第二天清晨才發現自己沒有睡好
姿勢不正確的痠痛滿滿地從手腳溢出來
早餐在旅館吃了一頓大飽
雖然昨天在spa池中被一個大叔建議一大早就出發(keystone 8:30開門)
但整頓一下到了停車場也約莫九點多了.

順道一提 昨天晚上我在它夾縫中求生存的那場風雪還沒停
雪又厚了好幾吋
不過在親切 和藹 人又好的阿公級工作人員介紹下
我們也得知今天有許多條路線被groom過
(也就是把雪犁得鬆一些 會好滑很多)

跟一對滑雪滑了三十幾年的老夫婦同車
倒推回去他們開始滑雪的年紀也不算小了
這把年紀還能一起享受雪地運動真是令人感動

這麼說來
River Run Village到售票處前有一位每天都在那邊笑臉迎人的阿嬤
位置不變 笑容一樣親切 偶爾清一下雪
感覺就像旁邊的一尊雕像一樣
在寒風裡迎接來往的遊客
也讓人想起來感動得要哭了似的


總之 第二天我們的行程預定是
到The Outpost觀光
新手組回Decrum Mt.練習
高手組去衝藍線

因為心疼相機 加上陰雪天以及我對於雪地拍照的挫折感
我沒有帶我心愛的GX200出門 卻也很難過沒有帶他出門
Outpost所看到的景色更天然
雖然仍然有一大部分是keystone的屬地

看著遠方還可望不可求的The outback
我跟香菇坐了一下就回Decrum 而Lily跟Jeffrey就下藍線去了

走之前我看了一下.
發現昨天還跟我們在新手區練習的小孩子skier
今天已經在爸媽帶領下到第二座山頭的藍線上了.....

在Learning Area我一邊把我的heel-side心得跟香菇分享一下
一邊試著練習我的toe-side
在被叫magic carpet的履帶上
一個教練跟我建議snowboarder要練習應該走Spring Dipper
是另一條比較陡的路線
Snowboard需要速度 但不像skier一樣拿著雪杖
斜坡上倒是沒有甚麼關係
要在平地加速得把binding鬆開用腳推
或是拼命跳 跳到像起乩一樣

沒錯 我就是這樣跳的
午餐時在The Outpost交換一下下午的計畫
Jeffrey照樣衝後面兩座山
我們則休息一陣子後
把還是有點弱的香菇送進纜車放下山
我跟Lily再次走Schoolmarm回地上

結果精神不太集中的我ㄧ開始就連翻了好幾個跟頭
雖然沒有受傷 但是也撞得暈頭向
就是此時開始慶幸有花了安全帽的錢...
後半段倒是極為順利地下山了
速度也不算慢 總算是能夠掌握到一些技巧了

縱使還有一點高山後遺症
今天晚上倒是全員都還有力氣下去泡了泡spa
買了隻烤雞吃 租了片dvd (Death at Funeral)

只不過全身肌肉酸得要死而已

下一回 鑰石濺雪最終回-翻天覆地 重心往後停不了 開花結果 右腳在前才開竅

2011年3月10日 星期四

20110305 鑰石濺雪 之 綿綿雪山百里長 高高山症是屏障

因為旅館下午三點才能check-in
我們就先載著滿車的行李到了keystone去了
垂直高度953m
海拔的底層2829m 最高峰3782m
友有三座山頭 Dercum Mt. 約3548m
North Peak(The Outpost) 約3354m
第三座山頭主要是高手在去的 The Outback(還沒吃過) 約3651m
為什麼山頭沒有到最高峰那麼高呢?
因為最高峰要換乘bob car上去 一趟5元

簡易滑雪路線(green line)19%
中等滑雪路線(blue line)32%
困難滑雪路線(black line)49%
據說跟其他地區的ski resort比起來 這裡的要稍為困難一些
大概是滑雪勝地的競爭方式吧...就好比夏威夷的North Shore最有名一樣.
報告完畢


三月多已經快要接近Keystone營業季的尾聲了
天氣又不會那麼冷 所以滿滿的是人
Lily跟Jeffrey在車旁準備裝備*
我跟香菇在票口拿了我們買的package中三天份的票
順便被送了個NatureValley
之後就去裝備出租處領裝備了
先前很猶豫要玩滑雪還是雪板的香菇在發現原價租金雪板比較高之後
也決意要玩滑雪板了
在此提醒各位 許多人的經驗分享與觀察顯示 滑雪對初學者還是比較友善些

幫我們挑選裝備的人花了點時間一邊把binding組上去 一邊問到我們想不想租安全帽
雖然有點猶豫之前才省下的錢 但還是租下去了
如果那時就知道我們會渡過怎樣的三天 當時就完全不會心疼那一點錢了

裝備拿好 我們把換下來的鞋子放在寄物櫃上方
會合之後拍了一張完璧之身的照片

Keystone有纜車由山下通往山頂 完全不需要乘坐Lift的技術
讓不會滑雪的人也有辦法上山看風景再坐下來 只有第三座山頭必須要下山換lift才能上去
在包廂一樣的Gondola裡坦白說一點都不令人害怕
車廂窗戶被磨得有些不清楚反而沒有那麼直接的面對高度差


山上的風景相當好 雪道跟樹林兩種顏色造成很大的對比
也因此相當難照 可以看到許多高手們都喜歡穿超亮眼的顏色
相較之下我的雪衣根本像素面的一樣
到了山頂的練習區 我們開始混在一堆小朋友中間練習
還有一條履帶把你送到練習區的高點

左邊的隧道就是履帶 還防風防雪呢 只是因為大多數初學者連履帶都不太會上
所以非常容易塞車.

Jeffrey跟Lily兩個人指導完一些基本後就先去享受一下初學路段Schoolmarm了
Schoolmarm是一條綠色幹道
這三天來我發生的精彩事大概都跟這脫不了關係
大抵上雪道的難易度和斜度與寬度相關
看過人家滑雪總是走Z字形吧 那樣可以用比較慢的速度下降
但是雪道狹窄的話這麼做的空間就會變小
也就是動作的容錯性會低很多

忘了是下午幾點來著
我們在山頂Summit House休息了一下

在滑的時候麻煩的
頂多是喘 熱 這種好像怪怪的感覺
滑雪時真的有可能讓你曬到出汗
但是一坐到屋子裡 疲勞感跟睏倦就會一股腦衝過來


稍事休息後 Jeffrey和Lily就準備帶我跟香菇走Schoolmarm下去了


剛才也說過這一條線是個新手路線
全線速度都慢 但是該陡的地方還是不會留手
中間也接了許多到藍線黑線的岔路
當然是不致於謎路 可是到交叉口時總會有點遲疑要往哪去
我還可以靠著剛學會的heel-side慢慢下去
在Jeffrey他們指路之下也比較敢加速
香菇...就不太妙了 從一開始的斜坡就翻了好幾圈
但是共通點是我們到平坦處時速度都不夠 得把板子卸下用走的

這樣跌跌走走也走了1/10的路程吧
Jeffrey跟Lily速度快已經先下去了
我跟香菇兩個還在慢慢掙扎
一邊滑我一邊回頭看香菇
盡量不拉太遠

第一天是周六 滑雪場開放到晚上八點
出發時天還亮著
可是事情發生時 大雪刮了起來
天色也已經染成靛黑色 燈光映在雪中又明亮又微小
香菇在這時滾著滾著滾到旁邊去吐了!!
這下不止有我 連旁邊一位大嬸都停下來問我她有沒事
我幫她拿著雪板 看著她吐了一輪之後又回去路邊吐了一輪
顏色是午餐的Burrito (說不定就此痛恨Burrito了)

於是我幫她扛著雪板 走到了約莫路程的1/4左右
還經過了一個緊急電話 想起Lily在另一個Resort被雪上摩托車救下來的故事
但是我們沒有提起那個話筒 而是走到跟另一條路的交口時打手機下去求救

香菇被一個帥氣地拖著雪橇劃破寒風而來的大姐給接走了
據說大姊沿著邊線精準地送她下山 速度快到她差點抓不住
大姐走的是稍微快一點又稍微抖一點的Silver Spoon.
也是我後來下山走的路線
但顯然這位大姐實在太盡責了 我把板子穿好之後人就不見蹤影了
於是我在逐漸暗沉加速的夜晚風雪中慢慢一路下山

還好夜間路線把跟藍線黑線的交叉口都封閉了
加上開放路線才有點燈
我不用花太多精神去看路標
可是因為速度放慢 在平緩的地方要再起步時反而摔得像小腦受損似的
但總之是活著到山下了 還比想像得要快一些

結果香菇到了山下似乎就活了
保險起見我還是幫她提著板子一起去領我們放在寄物櫃上的鞋子

"曾經"放在寄物櫃上的鞋子

因為他們很盡責地把櫃子上未付費的物品都清掉了
我本來就是穿著破著一個孔的球鞋想說爛了就換了所以也不是很在意
可是很在意的香菇還是跟工作人員問到了我們的鞋子

一切似乎都圓滿結束...
事實上一切才正要開始

搬著四塊滑雪板跟裝備到了旅館
我發現相機螢幕上出現了顯而易見的黑點而抱頭哀嚎
Jeffrey發現自己binding裝反了(我也用過卻沒發現)
不過跟另外兩位相比都是小事來著
Lily跟香菇兩個比較消受不了高山症的這一晚都幾乎沒進食
前者又累又睏 後者喝水都會吐

結果晚餐就我跟Jeffrey兩個大啖三明治 還包了一半走
回旅館後還去泡了高溫spa 感覺疲勞都消失了
睡覺時全身還熱呼呼的連被都不想蓋
直到第二天早上 我才發現這一夜我都沒能好眠
-失眠-也是高山症的症狀


下一回 明目張膽 觀光客大搖大擺遊後山 知難而退 初學者又翻又滾練腳尖

20110305 鑰石濺雪

Prologue

是日凌晨四時
大姐把我送到IAH機場
不知道是不是什麼預感
我買了smoothie喝

IAH雖然是個大機場. 在凌晨的人畢竟還是稀疏一點.
四周要去Denver的大多是一家子人一起行動
帶著青少年或小小孩的父母
我這種單獨旅行的人好像不多
一邊看著電視上Charlie Sheen被訪談的節目
一邊跟旁邊的老爹相視微笑又搖了搖頭

上了飛機之後開始補眠
但我始終沒有忘記機票上寫的是"供餐"而不是"付費餐點"
而一直保持警醒的狀態

行程過了一半了 我喝到了一杯蕃茄汁
供餐時間就結束了... 飛機降落在已經沒有積雪的Denver機場
士別一年刮雪相看啊

為了紀念這久違重逢還有沒填飽的肚子
我買了smoothie喝

一邊等著Jefferey Lily跟Samantha 一邊跟家人打電話
結果爸媽很精準地預測了這三天會有多精彩

Samantha(為了打字方便以下直接稱之為香菇)幫我從Fort Wayne
(想知道這是什麼自己去查, 提示:不是店名)帶了件滑雪外套來
極其保暖好用 在此要向她致謝
可是Denver沒有我預期的冷 所以這三天當中並沒有特別感激她...XD

話雖如此 可以滑雪的地方畢竟還是會冷的
氣溫其實是個32度F 0度C上下
所以我們在機場內等著Jefferey去領車

同時間試著背了背他們裝snowboard的袋子.
讓我想起當年去溜冰穿上冰刀鞋的感覺 是說冰上運動的鞋子都要這麼重
是要練習跟地心引力做朋友的關係嗎?



Jefferey選了一臺Ford來當這幾天的交通工具
雖然車加速不太夠力 空間倒是不錯夠用
倒是要反推一下Dollar 大家請注意他們的服務

雖然一路都看得到殘雪 路上倒是清得很乾淨
遠遠的可以看到我們將要上去的山...
路上還經過Eisenhower Tunnel 雖然不長卻是美國建築史上的一大創舉.
大概是開山困難吧


這時...我們還不知道將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慘事...

下一回!!
終於進入首章 鑰石濺雪之 不戴你不知道 不能沒有安全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