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日 星期五

中輟輔導雜感(一)

迄今經手過四五個個案了
從一開始太過急燥使得個案有些排斥
到現在 仍然有的共通缺點是
把孩子們當做太聰明的人
但是忘記要引導他們 一下跳入太複雜的討論

然而 即使是讓孩子們有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還是會懷疑自己做的對他們的影響究竟是否?
對於正確這個詞怎麼使用才恰當呢?

協助他們尋找非社會性的個人實現?
還是應該協助他們尋找在社會中安身的最基礎生活方式?
即使他們懂得自己可以選擇 可以瞭解
這樣會不會幸福還有很大的變數

這不是告訴青蛙他活在井底
是告訴他活在一灘淺水當中 外面卻是乾旱的大地
我沒有時間也沒有本事支撐這麼年少的未來
那到底有沒有資格幫助他們了解他們自己?

2 則留言:

Lundic 提到...

相信孩子的韌性,一時的迷惘不會持續一輩子。
老師適當的引導,他們便可憑己之力找到答案。
唯一能給學生的就是讓他們知道,『這是你的人生,永遠不可能重來的人生』。
中輟輔導很辛苦亦很傷神,但,真正的老師很難放棄學生,不是嗎:)

沾為 提到...

哇啊 是lundic XD